综合

帝临鸿蒙 帝八百五十一章 羽家先祖,罗天圣皇

2019-12-05 04:1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临鸿蒙 帝八百五十一章 羽家先祖,罗天圣皇

“奇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现在是在哪?”静静地打量着陌生的四周,羽皇眉头紧皱,满是疑惑的道。

羽皇所在的这个空间,到处雾漪蒙蒙,白云朵朵,放眼看去,满目皆是厚厚的云雾,云雾之中,布满了一朵朵大大小小的云朵,而此时,羽皇正是身在一片巨大的云朵之上,恍然间,給羽皇一种感觉,仿佛自己身在无尽的云海之中,无比的飘渺。

“这里···会是大罗天殿之中吗?可是如果是的话,那这里为何会是这般场景?根本不似一个宫殿,而更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又看了看周围,羽皇心中越发的困惑了,因为眼前的景象,显得是那么的虚幻、那么的不真实

,仿佛是做梦一般。

“很困惑是吗?其实你不必疑惑,你如今正是在大罗天殿之中。”这时,就在羽皇困惑不解的识海,一道突兀的温和之音,突然自这片空间中传了过来。

“嗯?谁···”

闻声,羽皇脸色一变,连忙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哗!

一道绚烂的金色光芒,倏然在远处亮起,宛如一颗流星一般,携着滚滚地威压,穿透了无尽的云雾,快速地朝着羽皇飞射而来···

等到了近处一看,原来这是一枚大印,一枚金色的恐怖大印。

金色的大印,光华璀璨,金色的光芒,驱散了周围的云雾,照亮了四周,大印之上,一股股恐怖的真皇气息,奔腾流转,威压四方。

它,正是带着羽皇进入大罗天殿的定天印,也就是如今的真皇天印。

神秘的空间中,羽皇静静地站立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眸,紧紧地凝视着前方,此刻,只见他瞳孔紧缩,眼神中,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此时此刻,羽皇的目光,并没有落在真皇天印的上面,而是落在了真皇天印的上面,因为,在那里,此时,正站着一位男子,一位长相英俊、气质无双的威严男子。

这个男子,身穿一身金色的九龙帝袍,头戴紫玉帝冠,周身气息升腾,吟吟有龙吟相伴,他眼神深邃,眸光闪烁之间,仿佛有无尽大世界在其中浮沉、幻灭,静静地立在那里,孤傲,睥睨世间,一股威压三千界的无上帝威,油然而生,···

“你···你是?”巨大的云朵之上,望着那位站在真皇天印上面的无上男子,羽皇面色震惊,呆愣了许久,才突然开口道。

“我是谁?你心中不是早已经有答案了吗?”静静的看着羽皇,那位男子微微一笑,声音很是柔和道。

“我心中已有答案?”闻言,羽皇微微一怔,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瞳孔猛然一缩,声音震惊的道:“你···难道你···真的是大罗天朝之主?罗天圣皇?”

“没错,我就是罗天圣皇···”深深地看了眼羽皇,那个男子,也就是罗天圣皇沉默了下,最后微微点了点头。

说完,稍稍顿了下,随即,他长叹一声,神色无比复杂的道:“准确来说,其实我也已经不是罗天圣皇了,因为,说到底,我只是一道执念、一丝残魂而已···”

闻言,羽皇眸光一动,暗自点了点头。

事实上,羽皇也早就发现了,虽然眼前的罗天圣皇,无论是面容,还是身体都显得无比的真实,几乎都和真人无二,但是从他身上,羽皇却是感受不到一丝活人应有的生气。

逝去的,终是逝去了,是不可能再复活的,更何况罗天圣皇已经死去了万古的岁月,怎么可能还存在于世间,最多只是能留下一丝残魂或者一丝不消的执念而已。

“你能进入这里,又能得到真皇天印的认可,想必你定是我羽家的后人吧?”静静的沉默了一会,突然,罗天圣皇眉头一挑,对着羽皇问道。

“后代子孙羽皇,拜见先祖!”闻言,羽皇脸色一正,恭敬的对着罗天圣皇跪拜了下来。

子孙,是祖先生命的延续、是祖先血脉的传承,无论过去了多少代,那种植根于灵魂深处的血脉联系,都是无法断开的。

自从,罗天圣皇的残魂刚一出现,羽皇便是觉得自己的血脉,都是微微颤抖了起来,一股来自于血脉深处的亲切感,油然而生。这是血脉的共鸣,这是只有血脉相连的亲人之间,才会有的感觉。

同时,也就是从那一刻起,羽皇心中便是已经确定了,眼前之人,也就是曾经的大罗天朝之主罗天圣皇,正是自己的先祖,因为,血脉的共鸣,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好,好,好!起来吧···”罗天圣皇连说了三声好,摆了摆手,示意羽皇起来。

“谢先祖!”羽皇拜谢一声,缓缓地站了起来。

“嗯···”闻言,罗天圣皇轻轻地点了点头。

静静的打量着羽皇,突然仿佛发现了什么,只见他眸光一亮,对着羽皇问道:“你,叫羽皇是吗?”

“回先祖,晚辈正是羽皇。”羽皇重重的点了点头。

“羽皇,羽···皇,嗯,好名字,好名字,如今那么我就叫你皇儿吧···”闻言,罗天圣皇轻轻地点了点头,满意的道。

说完,稍稍一顿,随即,他目光一凝,紧紧地盯着羽皇,声音郑重的道:“看你的一身装扮,再加上你身上那浓浓的运朝气息,你应该是一位帝王吧,莫非,皇儿你走的也是帝王之道。”

“先祖圣明,羽皇走的正是帝王之道。”羽皇正色道。

“哦?不知道,你现在走到何种地步了?”罗天圣皇眼睛一亮,饶有兴致的问道。

“回先祖,羽皇所立的朝代名号:永恒,而今,羽皇乃是永恒皇朝之主。”羽皇恭敬的回答道。

“永恒···永恒,好,这个国号好,永恒皇朝,已经是皇朝了吗?”闻言,罗天圣皇神色一敛,语气透着满意的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如此成就,很好,不愧是羽罗天的后人。”

说完,稍稍顿了下,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罗天圣皇眼睛一亮,突然问道:“对了,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羽氏族人过得如何,现在是否安好?”

“这···”闻言,羽皇神情一僵,一双血色的眼眸中,倏然布满了悲伤,“先祖,这些年来,我们羽家过得并不是很好,直至如今,羽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什么!就剩下你一个人了?”罗天圣皇眉头一皱,双眼圆睁,一脸不敢相信的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羽家可是···”

说到这里,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罗天圣皇的脸色骤然一变,声音瞬间停了下来,片刻后,他重重一叹,神情满是悲伤的道:“是了,是了,天命已失,气运何存?当年,我就曾想过,我羽家可能会就此没落,只是不曾想,居然会没落到,近乎灭族的境地···”

旁边,听了罗天圣皇的话,羽皇眉头紧皱,低头不语,这一刻,仿佛是被勾起了什么悲伤的回忆一般,此刻,只见他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眸中,满是伤痛之色。

转身,看了看羽皇,这时,似乎是感觉到了羽皇心中的伤痛一般,罗天圣皇眸光一动,突然转移话题道:“皇儿,我想你心中,现在应该有很多疑问吧?”

闻言,羽皇眼睛一亮,瞬间自伤痛的回忆中,收回了心神,因为,此刻,正如罗天圣皇所说,他的心中,确实有许许多多的不解之处。

“回先祖,羽皇心中确实有很多疑惑,不知道先祖可否为羽皇解惑?”紧紧地望着罗天圣皇,羽皇满脸期待的道。

“有什么疑惑,尽管问吧,若是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罗天圣皇微微点了点头,语气柔和的道。

“羽皇,多谢先祖成全。”闻言,羽皇脸色一喜。

“先祖,当年的大罗天朝,曾经强霸诸天,凡界独尊,乃是万古时代的最辉煌的存在,只是不知,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突然完全崩塌了,彻底地消亡了···”说完,稍稍顿了下,羽皇将他心中,一直以来的最大的疑问,第一个问了出来。

大罗天朝,为何会灭亡,这个问题,是羽皇心中最大的困惑,因为,他实在想不通,这凡界之中,还有什么存在,能够让一个天朝灭亡?

曾经,在万古时代的末期,究竟发生了什么?大罗天朝这个无上的存在,到底是如何灭亡的,这个问题,不仅是羽皇心中的困惑,同时,也是整个凡界众生心中的困惑。

大罗天朝,那是何等存在,那是凡界之中最无上的存在,它威压诸天万界,凌霸无尽世间,往往它只要有事情发生,哪怕是再小的事情,都会轰动世间,引得世人皆知。

而大罗天朝灭亡,如此的重大的事情,定然会在凡界之中,引起一片轩然大波,按说,当时的生灵,根本不可能不知道,然而,让人奇怪的事,世人却是偏偏不知道,只知道大罗天朝消失了,却不知它是如何消亡的···

时至此刻,整个凡界之中,依然是只有太初圣主、起源圣主以及太一圣主,这三位当事人知道,其他人依然是一无所知。

成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枣庄市皮肤病性病防治院预约挂号
深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安徽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那家好
盐城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