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剧情仩海车牌拍卖新规惹争议

2020-07-29 20:1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财信讯 上海交通委日前放风称,所有二手上海车牌交易将纳入官方拍卖平台。“我买的牌照自己没权处理,这说不过去”,有持上海车牌的人士表示。车牌究竟是否是属于个人财产?

财信讯?据易财经报道,上海交通委日前放风称,所有二手上海车牌交易将纳入官方拍卖平台。这意味着未来200万上海车牌的持有人在处置自家车辆时,包括出售、继承等,车牌不得随车自由交易,必须和新车牌一起被强制拍卖。

“我买的牌照自己没权处理,这说不过去”,有持有上海车牌的人士表示,“如果我买的不是车牌,买的是房子,房子就算是涨价也是我的产权,能说统一收回去拍卖来抑制房价吗?”该人士对此表示不满。

被称为“最贵铁皮”的上海车牌,拍卖已实行了二十年,收紧二手车牌管理只是上海市近年来收紧汽车牌照管理政策的延续。据了解,上海是全国唯一1座完全依靠拍卖方式来分配私车牌照的城市。为控制新增机动车总量、减缓交通拥堵,上海从1994年开始,对中心城区(外环线之内区域)新增私车额度实行投标拍卖的方式,这1政策开创了国内城市“限牌”先河。

上海私家车车主如果想具有上海车牌必须走拍卖程序,否则只能花更高价格从二手车牌市场购买。而这次部门要堵上的正是二手车牌的“黑市”交易渠道。

上海新牌拍卖价格近年来延续走高,从最初不到1万元已涨到2013年3月的9万元,创下历史新高。由于民怨极大,上海市出台类似限价的“警示价”制度,强行将车牌拍卖价格拉下来,这也使得今年以来上海车牌拍卖价延续稳定在7.4万元左右。

与此同时,上海部门每个月都会在拍卖平台投放上海车牌额度,但是一般不会超过1万张,而随着新牌拍卖参与人数的增多,中标率持续处于低位。

最新数据显示,7月上海私人轿车额度拍卖投放量为7400张,参与竞拍的人数达到了136098人,创下历史记录,中标率仅为5.44%。8月份,虽然投标者为降为121550人,但中标率仍只稍微提升到6.1%,即100个人只有6个人能中标。

而根据上海市汽车行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14年上半年末,上海地区汽车保有量为246.21万辆,其中私车保有量为173.42万辆,同比上升13.44%增加20.55万辆,占保有量的70.44%,同比增加2.3个百分点。

一方面是私家车购买者愈来愈多,另一方面汽车牌照的竞拍难度越来越大,价格也居高不下,无奈之下,不少车主转而在二手车牌市场购买车牌。由此催生了二手车牌市场的爆发式增长。

目前二手车牌交易分为“活牌”和“死牌”两种,“死牌”是主流交易方式。一般来说,“死牌”的操作手法是,买家先将自己新买的车辆发票更名为车牌转让方即卖家,然后以卖家换车名义上牌,最后一次性过户给买家。

二手车牌“死牌”的交易方式存在一定的风险,比如,当买方将自己新购车辆发票更名为车牌额度转让方即卖家时,其所购车辆的所有权在没有任何法律保障的情况下,已从买方变更加卖方,买方新购车辆的所有权在法律层面上已完全丧失,财产风险极大。同时,买方新购车辆已从新车沦为二手车,并致使今后再次交易价格贬值。

而所谓的“活牌”交易,指的是交易后不受限的车牌,其方法是通过司法程序判决,以及给报废车上完牌以后报废,由此构成不被“锁死”的活牌。

车牌究竟是否是属于个人财产?就像日前络上流传的一则信息指出,“上海一百八十万沪牌车主将无法将现有车牌作为自主产权传给子女或是他人,因为用新规告知我们,千辛万苦得来的牌照原来只有使用权,而不是产权,可笑的是还给大家发了一张产权证。”

从上海相干部门就收回二手车牌吹风后民间的反应看,私家车主们之所以愤怒,主要是担心车牌将会以低于自己当初拿牌的价格乃至无偿收回。在他们看来,车牌是自己花钱买来的,是自己的东西,自己固然有权处置车牌的去向,包括转让等。

不过,上述上海律师告知易财经,目前法律条文中没有关于车牌属性的明确界定,业内说法不一,严格来讲不算一种财产,只是一种登记信息,所以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前提下可以收回。

对车牌的财产属性,争议主要来自车牌被行政管制后该如何界定。法学专家们的基本观点是,严格来讲车牌确实只是一种登记信息,是管理车辆的方式,其意义仅仅在于那些由不同的字母和数字组合所代表的信息,而这些组合是无穷的也是没有价值的。

但是,易财经取得的一份法学讲义指出,汽车牌照本身不具有使用性也不具备稀缺性,不属于财产的范畴;但是被拍卖出去后的车牌产生了质的变化,由于购买者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因此具有财产性。该讲义认为,拍卖之后的汽车牌照是一种“新的无形财产情势”。

中国传媒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鸿霞和另外一位民法律师也表示,车牌是一种无形财产,车主对它有支配权和使用权,包括自由转让和交易。

此前已有过关于车牌属性争议的法律案件,并且就发生在上海。2002年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审理过一个关于私人营运性出租车牌照的案件,该案中当事人A要求已故家属留下的一块营运性车牌作为遗产被其继承,当事人B则认定牌照不属于资产不该被继承。当时上方争辩的焦点在于,这块牌照是否可以转让。法官们最后支持了A方诉求,判定该牌照作为遗产的一部分。

针对的更加严厉的指控是,如若一意孤行强制收回二手车牌,可能还面临违法行政的后果。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孟祥沛表示,如果采取强迫的形式将二手牌照纳入统一拍卖平台将违背《物权法》和《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物权法》中的所有权规定,所有人,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能根据自己的意愿对自己财产进行占有、使用、处置和收益等。《合同法》中的合同自由原则表明,合同主体享有选择交易方式的自由、选择相对人的自由和决定合同内容的自由等。

孟祥沛认为,如果强制二手车牌必须在“特定平台”交易或用“特定价格”进行回购,就是与上述法律也能达到纯棉制品的一些优点规定明显冲突。

这些年来,围绕官方拍卖车牌后的资金去向一直受到上海市民关注,乃至有声音怀疑“项庄舞剑”,耽忧官方收取巨额拍卖资金并没有用到改善公共交通等方面。

而根据上海市财政局8月底最新发布的《上海市2013年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收入使用情况》显示,2013年,上海市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收入87.9亿元,使用74亿元,且主要用于公交购车补贴、老年人免费乘车补贴、轨交更新改造等。

但是对于这一取之于民的巨额资金及其利息,专家们认为部门除了应定期向社会公开其使用情况,还要告诉资金提供者“那个部门安排这笔钱?使用到那里去了?使用效果如何?是否审计及审计结果如何?”等等,乃至包括围绕这笔资金的财务费用都应当公然,以防止被滥用或挪作他用。

(本文根据易财经相干稿件,有删节)

(:曹瀛)

第五届双品汇开幕,太极集团获“品牌工业引领奖”等殊荣
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开幕,太极旗下各大品牌工业、药店有备而来
太极集团在第五届双品汇获“品牌工业引领奖”等荣誉
精英汇聚,太极集团品牌工业、品牌药店登陆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