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我是联想ZUK为对标小米而生我要走了

2020-10-15 17:5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ZUK,联想旗下的手机品牌,可能还有不少人没有听过我的名字,然而,我却要走了,再也不会推出新机了。 我本不想和大家告别的。退出手机界,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甚至还会引起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乱发感慨:联想手机要完啊!虽然这是逻辑不相关的两件事。 所以,悄无声息地离开,对我是更好的选择。 不过,想默默地离开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去年的这个时候,ZUK推出了性价比极高的机器ZUK Z2 Pro和Z2,赢得了不少粉丝。到了今年的这个时候,就有喜爱ZUK的人不断打听Z 的发布时间。 命运真是太戏剧化了。登上舞台的时候,我真希望大家都能关注我,恨没有人知道我;退出舞台的时候,我真希望大家不再注意我,恨有人知道我。 然而,面对一遍遍追问,面对曾经喜欢过自己的粉丝,回想起用户卖到我之后的欣喜,我还是狠不下心一句话都不留就悄然离开。 纸包不住火,索性告诉大家了:我是ZUK,我要谢幕了。 我的诞生,其实是临危受命。我的使命主要是对标小米,通过模仿小米,抢占一定的市场。 于是,我所在的公司 神奇工场,于2015年愚人节那天成立。 熟悉手机历史的人都知道,我的老东家联想手机,在2011-201 年间,风光无限。同样风光的还有华为、中兴和酷派,有人给我们四个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华酷联,有点四大天王的味道。 不过,在那段风光的日子,我还没出生,自然无福享受了。在2014-2015年间,小米凭借新颖的产品定位(性价比)以及扁平的销售渠道(电商渠道)迅速崛起,并成功地坐上了国产手机第一的宝座,打得 四大天王 措手不及。 包括中华酷联在内的手机厂商并不能充分理解小米的模式,不过,在缓过神之后,各大厂商先后成立互联网品牌,荣耀、大神、努比亚、一加,以及已经关闭的IUNI、大可乐等,一时间,互联网手机风起云涌。 我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生的,可以说我既出生在乱世,又赶了一趟末班车。我推出第一款手机时已经是15年下半年了,此时互联网手机的浪潮已经接近尾声了,我错过了最佳战略先机,真恨自己没能早生两年。 尽管发力有点晚,但我还是很努力的。其实我觉得我在性价比方面做的并不比小米差。就拿Z2 Pro和小米5相比吧,Z2 Pro的性价比应该比小米5要高一些。 但是,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吧,普通大众还是觉得小米才是性价比的利器,而对我的印象,始终不深刻,甚至没有。 客观来看,一共才给我两年时间,想有所作为太难了。如果再多给我些时间,我相信会在性价比这条路上闯出一片天地的。可惜没有如果,这个市场的竞争太残酷了,已经没有给我留下再试一次的机会了。 看到不少网友对我的离开表示遗憾,甚至还有网友要挽留我,这让我既幸福又惭愧。幸福的是网友的遗憾、感慨和挽留都代表了对我的情意,尤其是夸我的那些话,说得都非常中肯,我也拿个小本一字不落的记下来了。惭愧的是我再也不能给喜欢我的用户带去欢乐了。 挽留我的用户那么多,以至于我突然有种错觉:或许我还能再干一场。正在我YY之际,我的理智告诉我这真的只是一种错觉。消费者都是很善变的,我离开了,开始挽留我了!那为什么我还在市场时没有更多人支持我呢? 恩格斯说过,判断一个人当然不是看他的声明,而是看他的行动,不是看他自称如何如何,而是看他做些什么和实际上是怎样一个人。如果所有挽留我的人都决定支持我,咱别光嘴上说,请用实际行动支持我。如果肯先交20%的定金给我的人数,超过感慨的2/ ,我保证不离开,再给你们做一部手机。你会交钱吗? 算啦,不和你们扯这些没用的了。如果你们真的支持我,就去买我的老大哥moto吧,造我的工程师会把想法注入到Moto中。你们一定要去买啊,否则,万一Moto离开了,你们又会遗憾、感慨和挽留了。 虽然我心有不甘,虽然再试试我还有机会,但从理智上说,我的离开是好事。有一种付出叫顾全大局,我就是那个被顾全大局的贡献者。 我的离开会让产品线更加精简,会让我的老东家更加聚焦,把全部的资源都倾注到moto身上,凭借精品策略进行突围。 回顾我这短暂的人生,有点像做梦,如今梦醒了,路也走到头了固原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固原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固原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