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今天中国文盲没了美盲却多了多瓦

2020-09-17 18:0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今天中国文盲没了,美盲却多了

前段时间,“南京六朝砖井被移动”的新闻上了热搜。

事情是这样的:南京玄武区碑亭巷,有一口千年历史的六朝砖井,是南京第二古老的井。

但5 月 28 日,六朝砖井突然被移走,原本属于它的位置,被换上了裹着塑料布的男性雕塑,不远处,矗立着欧式的喷泉,一旁的南京时尚设计中心正在建设中。

这件事之后,很多人都在谈“文物保护”但我身边也有不少人对这样的城市设计感到失望:

“六朝砖井只有一个,洋雕塑却满大街,而且还是那么丑的,不伦不类的审美!”

我去过几次南京,知道六朝砖井的对面,是江宁织造博物馆、南京图书馆、总统府和六朝博物馆,在很多外地人眼里,这些建筑里有文化和传统的气息,某种程度上,它们代表的是南京“六朝古都”的形象。

但现在,代表南京文化审美的六朝砖井被换上了不伦不类的欧式雕塑,不能不让人对当下审美感到失望。

砖井位置被换成“洋雕塑”

六朝砖井被残暴移动,让我想起这几年我们在城市设计上闹的“笑话”

这不是个例,中国随处可见的招牌,常常也是丑得整整齐齐。配色不是瘆人的黑底白字,就是像番茄炒蛋一样的红配黄,又或者饱和度极高、十分辣眼睛的大黄大绿…

不只城市设计上没有审美,我们的坏品味,在生活里也比比皆是。

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形色诡谲的儿童摇摇车。

我们孩子从小用的识字卡片,永远是大红大绿辣眼睛。

而不久前,安岳的古代佛像群,被用大红大绿等高饱和度色,毫无章法地铺陈修复,原本庄重安详的佛像,愣是被修成了“喜羊羊”

很多人都会感叹: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没有断层,而今对美的认知却出现了断层。

前几天,一个朋友讲一个真事:

这位朋友特别喜欢喝茶,他用的茶具也十分讲究,他说:

“好的茶具,用的是一抔芬香细腻的泥土,经历火的洗礼和匠心的浸润,带着大地的质朴和浑厚,才能成就茶的真味与清欢。”

前些日子,他不远千里,跑到江苏宜兴买了把上好的紫砂壶。回到家里后,还托别人做了一个小火炉,结果东西刚放在家里,没几天就不见了。

后来才知道是他爸给扔了。他爸嫌东西摆在家里占地方,烧水还不如电水壶方便,明明端起杯子就能喝茶,非要讲究这么多,买这玩意儿白白浪费钱,还不如买点熟食更实惠呢。

画家吴冠中说:美盲的危害要比文盲更甚,因为文盲可鉴定,美盲是跨界的;文盲坑自己,美盲还祸害别人。

一切看似多余,但这就是懂与不懂的差别,不懂的人永远觉得审美是物质上的瞎讲究,只有懂美的人,才明白这是一种生活选择,从一茶一水、一具一壶中,都有一种能感受到的美好。

作家刘巽达也曾讲过自己的亲身经历。

有次姨妈姨父来南方散心,住在他家的公寓。

几天后,刘巽达回家,大吃一惊:原本花木草石融为一体、错落有致的“样板花园”突然间变得土里土气。除了泥土上孤零零矗着的两棵小树,什么景致都没有了。

见到刘巽达,姨父开始“自我表扬”你看看,我把你家乱七八糟的花花草草都清理干净了,还弄了两棵树来,这下整齐了吧?

刘巽达表面称谢,心中却暗暗叫苦:当初我看中这套公寓,很大原因是为这个错落有致的花园,却不想花园现在却变成这样了。

买下这个院子后,刘巽达花了很多心思,将院子做的特别考究,各种植物加上山石,配上简易的灯光布置,打造了一个精美的花园。却不想,姨父过度偏爱“秩序”生生把丰富多彩阉割成整齐划一。

后来刘巽达发现,姨父的审美观非常简单:整齐就是美。

刘巽达无奈的同时,也很困惑:当活生生的美展现在眼前时,为什么有些人的眼睛会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甚至把美丽当冗赘祛除呢?在我们国家,这样的人占了多大的比重?

毫无灵魂的“整齐就是美”

刘巽达的经历,我也经历过。

去年暑假,我去了一趟敦煌。敦煌一直是自己的一个梦,我看壁画彩绘的飞天形象,看那些彩塑像的形态,妙曼多姿,目不暇接。

尤其那种线条的劲秀绝伦,简直和画家所说的铁画银钩一般,又美又自然。

但在我欣赏过程中,旁边一个女士一直在嘀咕:

“花这么多钱,排这么长时间的队,里面又黑乎乎、脏兮兮的,就为看这一眼吗?”

我站在旁边,只能笑着和她说:“从唐朝1300多年传下来的东西,能看一眼就不错了。历史上还有很多艺术,没有保存下来,现在你想花钱都看不到了。”

无独有偶,我的一位朋友也说过他在敦煌的尴尬经历。

他认识西湖大学的校长、科学院院士施一公,说有次施一公办了个面向中国高级企业家的课程,课程不便宜,课时费40万。课程包括一个参观敦煌的项目,我那位朋友有幸全程参与。

敦煌平时只开8个实体窟,那天敦煌研究院多开了两个窟让他们欣赏。但越走到后面,却有几个人感到不满:“前面那几个窟还可以看,毕竟佛像高大,怎么越到后面越没看头,这么小的佛像,有什么好看的?”

我那位朋友跟他们解释:“艺术不是买白菜,小也有小的美。”但那几位企业家依然觉得很无趣。

回来后,我那位朋友很感慨,他在读过书,留过学,看过许多世界名迹,但这次去敦煌,内心却受到不小冲击:

“没想到中国这些企业家,这些算中国很富有的一群人,到现在还会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审美,只论大小,不看艺术价值。他们依然不懂什么是美,骨子里依然是个美盲。”

敦煌“飞天”壁画

2013年,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去了六次华为。

在一次给华为研发高管团队开的讲座上,华为高管对周海宏说:华为当年出一款手机,小样打出来发现,长度比设计长4毫米,厚度厚了2毫米。

周海宏问:那岂不是很难看?

高管告诉周海宏:我们是工程师文化,华为员工97%出身理工科。言下之意,就是只懂技术,不知审美。

周海宏立刻补充说:这其实就是我们的教育存在缺失。不是因为你是工程师,学的是理工科,而是因为工程师和理工科教育,严重缺少了审美和艺术的教育。

那次讲座后,华为意识到问题的症结,Microsemi解读LCD背光技术发展趋势决定把产品设计中心放到,把质检中心放到。

后来,周海宏收到华为的一款新手机,拿到后发现没有LOGO,问高管“为什么?”华为高管说这种金属拉丝表面背后印LOGO特别不好看,就没印。

那一刻,周海宏感到很欣慰:华为能够为了好看而不印LOGO,可见他们把感性品质放在了怎样的高度。

后来,受到启发的周海宏把企业家分为三代。

第一代企业家的核心竞争力是勇气,在那个时代,只要敢干,就能挣钱。

第二代企业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是知识理性。

到了第三代,则是是以乔布斯为代表的,具有很高艺术修养、审美品质的人,他们引领了这个时代的未来。

在他的课堂上,他不止一次提醒学生:如果在未来,你们缺乏审美修养、感性智慧,你还想取得成功,你所遇到的困难,是和这一代没有受过像样高等教育的人一样的。

这不禁让我想起蔡元培先生,蔡先生在民国就提出“美育救国”他是中国第一个提出“美育”的人,毕生不遗余力地倡导美育。他说:美育的目的在于陶养人的感情,认识美丑,培养高尚的兴趣、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

然而100多年过去了,我们审美教育不但没有跟上前人,反倒退步了。

蔡元培

我们生活里,到处都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实用主义。

菜是用来吃的,盘子能装菜就行;房子能住就行,哪里需要什么设计和摆设?

因为注重实际,我们的老师经常以一句“美术老师请假了”就能名正言顺地占课补课。

因为注重实际,太多家长宁愿多给孩子报各式各样培训班,也不愿花钱带孩子去博物馆、艺术展。

因为注重实际,我们的孩子从小被灌输的教育是“爱画画是不务正业,爱打扮肯定成绩差”

因为注重实用,缺乏审美教育,所以我们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美盲”

有时候,忍不住回望过去,我们也曾拥有过领先于世界的审美。

人面含鱼的彩陶盆,古色斑斓的青铜器。

琳琅满目的汉代工艺品,秀骨清像的北朝雕塑。

笔走龙蛇的晋唐书法,道不尽说不完的宋元山水。

明清建筑高低错落,一砖一瓦里全是规矩和审美。

宋徽宗《瑞鹤图》局部

民国时期的广告排版水平,更是让人忍不住惊叹;

而现在,看着周边的世界,常常会感到无比失落。

因为闯入眼睛的是:

我们的大楼建得一个比一个高,但我只看到了利益,却看不到质感。

我们的商铺和街道一个比一个整齐,但我只看到了商业,却看不到审美。

我们的生活变得滋润自足,但我只看到了物质上的富足,却看不到精神和灵魂的丰盈。

季羡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的民族,是一个注重实际的民族。”

而作家木心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解救不了。”

现在很多人的“穷”“穷”的不是物质,也不是学历,而是审美。

想要审美地活着,就是要学会摒弃我们深深埋在骨子里的功利性和实用主义,懂得尊重传统,尊活。

没有恰当的审美,生活显露出最粗俗的一面,越来越追求实用化的背后,生活却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枯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文盲

第一类是不能读书识字的人,即传统意义上的老文盲;第二类,不能识别现代社会符号的人;第三类,不能使用计算机进行学习、交流和管理的人。后两类被认为是功能型的文盲,他们虽然受过教育,但在现代科技常识方面,却往往如“文盲”般贫乏。我国已经加入世贸,我们同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近,我们对于人才的需求日益紧迫。从这个意义讲,联合国关于文盲的新定义很及时。它可以促进人们增强危机感,奋进向上,只争朝夕!

高血压是怎么引起的
半岁宝宝风热感冒尿黄
风热感冒儿童症状明显吗
脑梗高血压如何用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