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道法帝尊 第七百三十章 无耻的季家

2020-01-18 03:4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法帝尊 第七百三十章 无耻的季家

咕咚!

季罗狠狠的吞了口口水,眼中泛出无尽的贪婪:“一定要得到这诸天生死印!”

季武也与他有着同样的想法,两位季家的最高权力的掌控者,也是季家中除了季家老祖最强大的高手,在这一刻,都生出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夺走汤问手里的诸天生死印的想法。

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火热的眼中,旋即默契的狰狞一笑,同时捏着玄奥的手势。

呜呜呜!

巨大的洛城开始轻微的震荡起来。

瞬间,汤问就感受到了虚空中,洛城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一道道牢笼般的大阵正在悄悄形成,而且都是针对他而来的。

汤问冷冷一笑,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小畜生,住手!”

季罗狂吼的声音骤响,就见他义正言辞的站了出来,冰冷的看向汤问:“在我季家,你居然如此之狠毒,不仅屡次伤我季家之人,勾引我季家之女,今日更是变本加厉伤害王家少主,小杂种,我季家将再也不会将你当作客人,而且,你还要为冒犯王琼公子付出代价!”

这季罗一口一个小畜生、小杂种,终于令汤问心中生出杀机,他目光冰冷的看向季罗:“老狗,你要我付出什么代价?你又能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季罗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居然敢骂我老狗?”

“不是狗,嘴巴里怎么吐出这么多狗屎?”汤问冷冷的道。

“小畜生,你找死!”季罗额头上青筋暴露,怒到了极点,眼中的杀意,几乎可以撕裂空间,元婴期八重的修为爆发而出,令人窒息。

“血魔戮杀经!”

轰隆,漫天的魔气从虚空中用处,季罗魁梧的身躯之上,浮现出浓郁无比的血光,天地之间,仿佛一尊绝世魔头正在降临,顿时,洛城中所有的人都生出一股绝望的感觉,小动物之类更是惊慌失措到处狂奔,仿佛灭顶之灾将至,一些稍微有点儿修为的人,更是感觉自己被一股冷漠到了极点的浩瀚目光所盯着,似乎他们在那目光之中只是食物。

季家的人没想到,季罗这位季家的三把手,居然会修炼这种残忍的魔道功法。

但是季河却眼中闪烁着精芒,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季连施展的血魔戮杀经是从季罗身上学来的。

尽管如此,他心中却也震撼无比,因为季连施展血魔戮杀经时,神智都受到了影响,完全被虚空中的魔头所掌控。而如今季罗施展而出,全没有半点儿失去神智的模样,而且释放出来的血光,也没有波及其它人,显然是季罗在这门道法之上的造诣达到了极点。

顿时,季河眼中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向汤问,拥有绝品道器又如何,这洛城可是季家的大本营,这小子还能翻天不成。

“真是不长记性。”汤问冷冷一笑,面对漫天撕裂而来的血光,他指尖再次出现即可灭邪诛魔珠,猛的一抛。

“小畜生,早就知道你会使出这一招!”季罗狞笑出声,施展而出的血光居然停止击杀向汤问,反而突然渗入虚空,嗡嗡!虚空中,突然产生了极大无比、仿佛深渊的吸力,一下子将灭邪诛魔珠所在空间的天地元气抽了个精光。

“你这灭邪诛魔珠爆炸乃需要与天地之间的元气引起共振,令天地元气狂暴起来,激发出巨大的毁灭之力,但我季家在洛城经营了无数年,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为我季家所掌控,即便是道神期强者都不敢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元婴期一重的蝼蚁仗着自己得到了几件宝物也敢放肆,可笑!”

季罗得意之极,仿佛一切皆在掌控,天地元气都被抽干,即便汤问的本事再大,法宝再多,也施展不出来,他不信汤问还有翻身的机会。

“井底之蛙。”然而汤问却只是淡漠的回应。

“小畜生,你倒是牙尖嘴利,待我将你擒下时看你嘴巴是否还有这么硬!”季罗脸色阴沉,五指一抓,就要再次施展血魔戮杀经。

但这时,只听淡淡的一声――

“爆!”

轰隆,陡然之间,毁天灭地的爆炸,出现在洛城的上空,无尽的虚空中,不知为何再次涌出浓郁的天地元气,瞬间与灭邪诛魔雷引起共振,剧烈的膨胀,发生威力极大的爆炸。

“不好!”

季罗和季武两人都是脸色狂变,怎么也想不通被抽干了元气的虚空中,怎么再次出现天地元气,这一爆炸,一个不好,只怕将摧毁他们季家。

“护族大阵,给我挡住!”

两人狂吼,同时季家的其他长老们也疯狂的催发出法力来,引动虚空中的护族大阵,阻挡灭邪诛魔雷的爆炸。

轰隆隆――

无穷无尽的爆炸一道接着一道,狂暴的力量震荡而出,不过却被季家的护族大阵给阻挡在外,没有伤害到大阵中的洛城,但有一些建筑,无法承受住哪虚空中残余的力量,一下子被震得坍塌,而季家的护族大阵,也瞬间崩溃了上百道之多,可见,灭邪诛魔雷的威力,实在是太过恐怖。

“啊!”

季武、季罗以及其它季家的长老,眼中都血红无比,发出不似人类般的嚎叫,愤怒到了极点,这还是季家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奇耻大辱,不能够接受,不能够相信。

“小畜生,你给我去死!”

“击杀,击杀,管他什么白龙学院的亲传弟子,必须将他虐杀!”

“耻辱啊,被人打到门口,前所未有的耻辱,都是季清流这个贱人,吃里扒外的东西,带了这么个祸害来。”

季家长老们对汤问杀意腾腾,连带着对季清流也是恨之入骨,说话毫不客气。

“小畜生,你必须死,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冒犯我季家,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季武虚立在空中,这位季家家主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期的顶点,气势一散发出来,顿时令所有季家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心中都震撼这位家主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

“不错,不杀了你,如何洗刷我季家的耻辱,如何向王家交待,你别以为我们季家是真的奈何不了你,凭借一件绝品道器和几颗灭邪诛魔雷就敢如此放肆,无法无天,怎么可能!”季罗也升腾起来,眼中冒出无穷无尽的怨恨与杀机。

季清流见季家人对汤问皆如此杀气腾腾,心中满是苦楚,但她仍鼓起勇气站了出来,大声道:“大伯、二伯,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若非你们和王家人咄咄逼人,文公子又怎么会这样。”

“住嘴!”

季武厉喝一声,狰狞的声音响彻整个洛城:“不知廉耻的贱人,这小畜生怎么能跟王琼公子和我季家相比,你别以为杀掉这小畜生后你就没事,之后,我们会将你送到王家,向王家谢罪,你这贱人,若非有一玄阴之体,怎么会被老祖宗看中,被王家少主看中,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成?”

季清流眼中一呆滞,陡然通红无比,没想到,她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大伯,会对他说出如此恶毒的话语,而且,下方的季家长老们,也都很赞同这位季家家主的话,言语之间各种辱骂都说了出来。

她只是为汤问说了一句公道话而已,至始至终,都是季家人和王家人咄咄逼人,汤问只是被迫反击,她自问自己的说的话并没有错,却未想到自己的亲人都是如此的道貌岸然,连她的亲生哥哥都对她恶语相向。

一时间,季清流只觉得心如死灰,对季家乃是真真正正的失望透顶了。

“罢了,季家人养我至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眼中泛出死灰色,绝望到了极点,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但这时,一只手轻轻的伸了过来,擦拭她的眼泪,是汤问的气息。

“不要哭。”汤问淡淡的笑容,出现在季清流的眼帘,他轻轻的摇头:“为这些人哭不值得。”

季清流愣愣的看着汤问擦干她的泪水,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汤问微微一笑,真挚的盯着季清流的双眼:“看我帮你教训他们!”

旋即,猛地转身。

“哼,教训我们?就凭你?”季罗神色狰狞,血魔戮杀经狂猛地再次施展而出,撕裂出无穷无尽的血光,斩杀而去。

“护族大阵,镇压诸天,斩神屠佛,都天神煞大阵!”季武打出密密麻麻的法印,引动虚空中的诸多大阵,要镇压汤问。

唰!

“龙凤日月笔!”

一个季家的元婴期长老使出他的中品道器,乃是一支笔锋凌厉的玉晶神笔,一出现,骤然膨胀,化为一只巨大的神笔,斩杀出无尽的笔锋,每一道都比剑芒还要恐怖,撕裂虚空。

呛!

一口血红宝剑,斩杀而出!又是一件中品道器。

钟、斧、刀、棍、旗、矛,各式各样的道器,都轰杀而出,狂怒和贪婪的季家长老们不惜一切代价,不惜耗尽一切法力,也要将汤问击杀在次。

福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上海新华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癫痫病河南哪家医院最好
宁波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银川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