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何三畏城市精英不要丑化农村基层

2019-12-08 08:28: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何三畏:“城市精英”不要丑化农村基层

????本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一位代表提议修改《刑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打击农村基层选举中的贿选行为。“打击贿选行为”是个好建议。不过,问题只是指向“村级自治组织的贿选”,似无必要。我国刑法实际上对贿选罪是开一面的,似乎我国就根本没有贿选这么回事,也没有报道一桩“有影响”的贿选案。说不上什么影响的,差不多是当趣闻花絮报道的。倒是有一些,例如,某地选村长,给“选民”发“红包”,有人吼出一百,有人就敢出价五百,最后当然是出钱多的“竞价”成功。这就算是目前中国媒体报道的最着名的一类“贿选案”了。

????看起来,中国的政治选举应该是世界上最清明的了,因为贿选就只在最基层的自治组织中发生。广大农村社区基本上是历史形成的自然村(现在有了行政村一说),村委会不是国家政权

,村实行自治管理是“真正的法治”。而村民的自治管理能力,可以反映出一个民族最基本的文明素质。但我们现在透过媒体看到的,是村民自治管理能力如此之差。现实中,城市跟农村割裂,城市里又充斥着是刚刚城市化的农村人口。媒体在这方面起到了真正的引导作用。省城电视台的深夜专题,八成就在讲乡村的不堪,在镜头里面跑上跑下,简直兴奋极了。

????长期以来,农村向城市输血

,除了粮食矿藏,知识青年也不断逃离农村。农村人口减少,并以老人、妇女和儿童为主。在文化上,几十年来不仅谈不上什么积淀,反掉传统以后,就是空虚化。这给乡村自治带来了困难。但是,即便这样,乡村仍然可以实现自治,而且可以实现得比中国任何一个层面的选举好。任何一个社会,最基本的正义诉求总是来自最基层的民众,这跟文化素质无关。为正义把官司打到最后的,总是秋菊。相比之下,今天的中国精英阶层,其道德水准和正义诉求则更加不堪,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比一个农民更容易跟强权与非正义达成妥协,实现互利。特别地,在跟农村和农民争利的时候,中国的精英阶层从来没有手软过。反过来又是他们在嘲笑农民的无知,或者以忧郁的目光悲悯地望着乡村的败落。

????现在

,人们相信,村民是无法“自主地”实现自治的。因为传统的宗族和乡绅文化已经消失,正义和秩序的维护,被认为需要依赖上级政权的干预和国家意识形态的输入。这就给某些人以国家干部的名义粗暴干涉乡村自治壮大了理由。实际上,以强权干预乡村选举,既违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而且就害处而言,甚至要超过竞选人向村民贿选。贿选绝对应该严厉打击。在我国澳门,它可能被判处八年徒刑。但是,相比之下,农村熟人社会里的所谓贿选,并不比其他任何层面的贿选危害更大,绝没必要只打击前者。

分享到: